首页>>戏剧歌舞 >>列表

全家五代爱京剧行头装满了仨衣柜

2021-04-16 01:12:20 字号:

每个周六或周日的早晨,在四方区海泊桥公园里都会看到一个七岁的男孩,穿着白色的京剧厚底靴在走台步、下腰、踢腿和耍花枪,而他的身边总陪伴着一对中年夫妇。有时候严厉地帮他纠正动作、示范唱腔,有时温柔地递水擦汗。这一幕已经持续三年多了。这家人在青岛的京剧票友中小有名气,他们一家五代人都会唱戏,第五代传人——七岁的周正坤已经俨然一名合格的小“老生”了。

梨园班里青梅竹马京剧结缘终成伉俪

上个周期天上午,记者在中山路劈柴院里见到了这家人,赵军和杨晓瑛这对中年夫妇是青岛市京剧票友协会的资深票友。那天,他们带着外孙周正坤来这里演出。

说起这家人,上下五代人都离不开国粹——京剧。杨晓瑛出生于梨园世家,她的爷爷辈就是梨园人,爸爸是鼓师,妈妈的行当是刀马旦。杨晓瑛说,那时候艺人的地位很低,为了糊口各地奔波演出,而她差点就出生在舞台上。 10岁那年,杨晓瑛正式进入戏班,她的行当是大青衣。

杨晓瑛自小就认识了大她两岁的赵军,赵军家住在戏班旁边,打开窗户就能翻墙进去看戏。赵军的父亲虽是老师,却是个铁杆京剧票友,赵军耳濡目染从小就爱上了这一行,12岁那年,他也进入了戏班子,行当是武生。

后来,两人成为济南齐河县京剧院的专业演员,青梅竹马的两人顺理成章走进了婚姻殿堂。婚后不久,杨晓瑛生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

为京剧奉献半生感觉亏欠了女儿

京剧团经常要东奔西走演出,赵军夫妇最常去的是河北、天津、江苏及陕西一带,一出门就是大半个月,两个宝贝女儿只能扔给保姆带着。说起那段日子,赵军夫妇满心内疚:“大女儿天生有副好嗓子,适合唱程派。但那时候,照顾孩子的精力都没有,哪里提得上培养?”现在两个女儿都做与京剧无关的工作,但这不妨碍她们做京剧票友,家里的戏服行头都齐备,张嘴一唱,形神俱全。

干一行,伤一行。从小压腿、偏腿、撕腿、下腰、吊嗓子、念韵白、头顶着碗,贴着地皮跑圆场……刻苦训练数十载才能站在舞台上。赵军夫妇非但没有庆幸女儿从事别的行业,反而处处露出悔意。“我们知道这行有多苦多难,但我们对京剧的那种热爱你无法想象,它促使我们想把京剧传承下去。 ”

外孙显露京剧天赋拜访名师刻苦训练

2004年4月,大女儿生了个男孩,为了方便照顾外孙,老两口提前办理了退休,并从济南来到青岛。虽说退休了,可老本行丢不了,常有些票友来家里学习京剧课。 2008年5月的一天,赵军在唱《珠帘寨》,在旁边玩积木的周正坤接着赵军的唱词,板眼到位地唱了下去。自从赵军发现了外孙身上的京剧潜质,而且孩子非常愿意学,这让俩人高兴地难以入眠。

5岁的周正坤就这样正式成了赵军夫妇的“自家”徒弟。周正坤嗓音明亮、韵味十足,特别适合飘逸潇洒的余派唱腔。但京剧不光靠唱腔叫座,还得有做派、身段和眼神,这些都离不了严苛的训练。周正坤每天用三四个小时练功练嗓。为了让五六岁的娃娃记住京剧唱词,夫妻俩要将每个唱段的情景和人物像讲故事一样告诉他,发声时,每个气口在哪个板眼上都耐心教授。孩子入学后,赵军就利用送外孙去上学的路上时间,教他背唱词。

严师出高徒,可徒弟是外孙,有时很矛盾。例如“撕腿”,就是把腿搬到头顶,腿筋要拉伸到极限。这个“非人”训练对赵军来说实在下不了手,他就把外孙拜托给了青岛京剧团的前团长吕德礼来训练,看着外孙训练时痛得大汗淋漓,青筋爆出,赵军心里虽然心疼,看到的却是希望。

为培养国粹传人他们愿意再出把力

通过几年努力,七岁的周正坤渐渐崭露头角。今年1月29日,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举行的全国少儿京剧邀请赛决赛中,周正坤凭借出色的发挥获得了全国二等奖,老生组第一名。

这更加坚定了一家人将京剧传承下去的决心。京剧是个费钱的行当,从盔头、髯头、蟒袍到护领、厚底靴,一套下来至少数千元。而且周正坤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服装两年就要换。每次给周正坤买道具或服装时,全家人都抢着出资支持。而杨晓瑛的妈妈,今年76岁的老太太身体腿脚灵活,她最拿手的唱段是《破无门》,现在不仅教学生,还经常指导重外孙唱戏。

赵军给外孙置办了七套衣服,加上刀枪剑戟等道具,花了两万元。赵军家里像专业戏班子,有专门的三个衣箱存放全家人六万元的京剧行头。演出最多的周正坤走到哪里,一个巨大的旅行箱整齐叠放着四五套服装和各种髯、头饰等配饰就跟到哪儿。

杨晓瑛说,周正坤就像自己的老生子,“年轻的时候,女儿没好好带,现在能亲手带大外孙,算是弥补当年亏欠女儿的,不用女儿领情。 ”

京剧能锻炼人的气质和精气神,像走台步或抛水袖等动作都能协调和平衡走路、眼神和手势,增加美感。他们希望让更多的孩子能认知国粹,“他们只要会唱几段,会听就足够了。 ”他们想告诉大家,有喜欢京剧的可以联系他们,夫妻俩愿意教授。


声波除灰器 https://hqhbkj.cn.ch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