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 >>列表

不见亦不念(白若瑾君千煜)阅读

2020-09-02 17:47:17 字号:

《》小说主角是白若瑾君千煜,这里提供不见亦不念白若瑾君千煜小说,不见亦不念剧情精彩,强势推荐。拿起碗筷,白若瑾终于察觉到了不对的气氛,微微抬首,只见君临跟白若瑾皆是疑惑的看着她,似乎是不认识了一般。

精选内容:

白若瑾现在眼睛里只有桌上的美食,完全没注意到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君临跟白若瑾看她那古怪的眼神。

拿起碗筷,白若瑾终于察觉到了不对的气氛,微微抬首,只见君临跟白若瑾皆是疑惑的看着她,似乎是不认识了一般。

见状,白若瑾赶紧解释打圆场,“他应该是不饿,不饿。”

经过这件事,白若瑾这顿饭都吃的不舒坦,君千煜走后君临跟云水瑶也没有秀恩爱了。

白若瑾低头用膳,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去打扰旁边恩爱的夫妻二人。

用完晚膳此刻已经是漆黑一片,白若瑾跟君临、云水瑶道别之后就离开韶华殿。

皇宫非常之大,小路又特别多,在加上是漆黑一片,就算是有怜衣掌灯也不太分得清哪边是回兰雅苑的路,走了好久结果又回到了原点。

“这皇宫是怎么建的?”她直着走,直着走竟然又回来了?

“小姐,现在天色已晚,咱们这样走下去也不是办法。”怜衣掌灯看着四周,感觉是走到了荒芜的地方,一个太监宫女都没有。

在皇宫,就算是白天她们都有可能迷路,更别说是晚上。

“先走走看吧。”没有办法,周围又没有人,难不成她要呼救?

“嗷。”怜衣只能听从白若瑾的话,继续走,这次没有走大道,而是走小路,越走越是荒芜似乎离兰雅苑更远了。

不知在皇宫里窜了多久,白若瑾最终还是停了下来,“不走了,不走了。”

她有种感觉,越走离兰雅苑越远,她这是做了什么孽,要受这种罪。

“小姐……”怜衣刚要开口,却被白若瑾捂住嘴,“嘘,有人。”

就在这期间,白若瑾将怜衣手中的灯笼熄灭,小心翼翼的向着声音的源头靠近。

怜衣就更是不解其意了,有人她们不是应该招呼一下然后快点回兰雅苑吗?

心中虽是不解,但还是没明着说出来,就跟在白若瑾的身后。

走到丛林深处,白若瑾透过月光能看到对面两个人影。

“水瑶,你过的可还好。”

熟悉的声音从草丛另一边传来,白若瑾蹲下身子以免被人发现。

“煜哥哥,瑶儿祝你新婚快乐。”

“若瑾虽然对我做出了这种事,但是她现在终究是你的王妃了,你要对她好一点。”

“瑶儿,你知道的,你知道我心里只有你,若不是那蛇蝎心肠的女人,那个嫁入王府的人应该是你。”

从今深处两人似在争吵,声音非常小,因为有些风声白若瑾也不是听的特别清楚。

“瑶儿,本王的心里只有你,白若瑾那个贱人本王会让他生不如死,让她为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听到白若瑾三个字,她心下一颤却还是没有出任何声响,她现在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听到了不该听到的,得赶紧离开,损失被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

从两人对话中她也明白了大概的意思,就是……

君千煜给他老哥带绿帽子了。

白若瑾跟怜衣打着手语,示意怜衣撤退,怜衣因为听到了刚才的事情心中一紧,没注意脚下的树枝,“咔擦!”

树枝被踩碎的声音响起,丛林另一边的两人被声音惊扰,“谁!”

单单一个字,白若瑾感觉到了无穷无尽的杀意,她知道损失被君千煜知道了今天绝对是难逃一死。

给皇帝带绿帽子那是什么罪责?就算她是护国将军之女恐怕也没什么用。

白若瑾捂着怜衣的嘴拉着就跑,只希望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则就是不要被君千煜抓到了。

君千煜追过来时白若瑾已经带着怜衣跑了,“煜,是谁在那里?”

云水瑶询问着君千煜,声音是着急,是慌张,因为她也明白,损失被外人发现他们深夜密会皇宫恐招来杀身之祸。

君千煜刚要转却看到草丛里躺着一手帕,弯腰拾起却发现上面的图腾异常眼熟,将其藏于袖中转身,“没人,可能是野猫。”

“吓死我了。”

听到君千煜的回复,云水瑶方才松了一口气,“煜,以后咱们不要这样见面了,若是被人发现……”

“你我都难逃一死。”

“瑶儿死了没关系,但不能连累煜哥哥,还让煜哥哥背上骂名。”

云水瑶本就属于柔弱型的女子,给人感觉风吹倒,也正是因为这模样君千煜就更心疼。

“瑶儿……”君千煜望着云水瑶的背影,眸子里说不出的悲凉,悲凉之后将刚拾起的手帕拿出转而是愤怒。

白若瑾跟怜衣两人本是逃命却误打误撞的走到了人多的地方,询问到兰雅苑之后迅速回去。

君千煜回来时,白若瑾跟怜衣两人已经在兰雅苑中,一主一仆、一座一立。

就在刚才的那段时间白若瑾跟怜衣已经对好了口供,以防君千煜突击检查。

君千煜进入兰雅苑之后什么也没问,白若瑾愣是把面子踩在脚底下,倒了一杯茶水递给君千煜。

君千煜并没有伸手接,而是瞥了一眼旁边的怜衣,“你是打算在这里呆一晚上?”

言外之意是让怜衣离开,怜衣明白话中意思赶紧退下,再怎么说君千煜跟白若瑾都是名正言顺的夫妻,而白若瑾又是四大美人之一,绝对有精男人为之疯狂的本领。

在这一刻,怜衣心中还替白若瑾小小的高兴了一下,在王府白若瑾住在寒园,而君千煜则是住在另一个院子,根本没有独处的机会,今天也算是一个上天制造的机会。

两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独处一室干柴烈火,怎么可能会不做点什么。

怜衣离开,白若瑾咬了咬红唇想要将手中的茶水放下,怎料君千煜一扬手直接将白若瑾手中茶水掀翻。

给君千煜倒茶已经是把面子踩在脚下,这一举动也是激怒了白若瑾,“君千煜你有毛病吧?”

白若瑾气不打一处来,刚要跟君千煜开骂到嘴边的话却怎么也没说出来,只因为君千煜手中的那块手帕。

这手帕她在眼熟不过了,这是今天离开王府的时候怜衣特意嘱咐她带上的,上边绣着兰花,还有一个瑾字。

这个瑾字代表着什么,君千煜不会不知道,而为什么在他手上。

此刻,白若瑾心里飘过很多说辞,最后才开口,“这……”

“这个不是我的手帕吗?”

“怎么到你那儿了,我今天找了好久呢,用膳的时候就没找到。”

白若瑾开始装疯卖傻,误导君千煜这手帕早就遗失了,也就是间接性告诉君千煜躲在草丛里的人不是她,不管她的事。

可惜,君千煜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是吗?”

“可为什么本王离开的时候,还看见你捏着这方手帕?”君千煜的话让白若瑾无法反驳,因为那时候这手帕的确还在。

照此看来,这应该是君千煜在草丛里捡到的,也就是她跟怜衣在偷听的那里。

这回……

白若瑾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因为他的眸中充斥着杀意,非常浓烈的杀意。

“白若瑾,你看到了什么?又听到了什么?”君千煜一手捏住白若瑾的手臂,让她无法逃离自己的掌控。

“我……我什么都没看到。”白若瑾一被说中就有些心虚,这一开口就全都露馅了。

“什么都没看到那就是……全都看到了?”掐着白若瑾手臂的手突然掐住她的脖子,那纤细的脖子仿佛一扭就断。

白若瑾本就属于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吃软不吃硬,君千煜越是横着来她就越是奉陪到底。

“是……我全都看到了,还看到的,不该看到的,我都看到了。”白若瑾瞪着眼睛跟君千煜直视。

盛怒之下的君千煜下手完全没有轻重,似真的要将白若瑾掐死一般。

“呵,今天我会发现,以后就会有别人发现。”

“君千煜,你真是让我恶心,竟然跟自己亲哥哥的女人勾搭上,枉费君临还待你如此亲密。”

“你竟然背地里勾搭他女人。”白若瑾说起话来也是句句刺激着君千煜,尤其是那一句一个你哥哥的女人是彻底点燃了君千煜。

“云水瑶是本王的女人,本王的女人。”

“他是本王最挚爱的女人。”

“白若瑾,若不是从中作梗横插一脚,本王跟水瑶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君千煜红了眼,手中的力度也是逐渐加重,白若瑾只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呼吸,眼皮越来越沉重,似乎下一秒就要跟这个世界说拜拜。

“白若瑾,都是你,你这个蛇蝎心肠恶毒的女人。”

“你想死?本王不会成全你的,本王要你生不如死。”

这一刻,君千煜的手突然松开,白若瑾只感觉全身的力气被抽尽身子一软直接瘫倒在地上。

“白若瑾,今晚之事若是传了出去,本王定要你白家满门抄斩。”君千煜威胁着白若瑾,只要她将今晚看到的听到的传了出去,君千煜就会拿白家开刀,拿整个将军府开刀。

背靠大树好乘凉之后是胡倒猢狲撒,若白家真的倒了那恐怕没有一个人敢帮忙,君千煜想要整垮白家真的是太容易了。

“你这一生别想好过,本王定要为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代刷网 https://52ltf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