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 >>列表

朝堂有佳人小说

2021-04-15 21:29:25 字号:

卿清创作的又一神作《》小说,在这里为您提供林越帆江夏堇全文免费阅读,快来趁热看吧。尚未到夏日,夜间的风还是有些凉的,师兄想要将手里的披风递给我,我摆摆手拒绝了,他也不再坚持。

《朝堂有佳人》精选:

“说什么傻话,”我师兄试图抽出他的胳膊,“你是江夏堇,也是小六啊。”

“不是的,不一样。”

“……没有哪里不一样,”我三师兄叹了口气,憋了一会儿没憋住,他颤抖着问:“小六,你能不哭吗。”

他害怕女人哭。

不过我的印象里,我是唯一一个在他面前哭过的女孩。

被洋葱糊了满脸从而在他面前抽噎了半天的厨娘不算。

我继续扯师兄的袖子,大声反驳:“我没哭!”

“……好,你没哭,”他无奈道,“那你能不拿我的袖子擦鼻涕吗。”

……

我想和他绝交。

我在他袖子上又蹭了两下,放开了,很是从善如流。

尚未到夏日,夜间的风还是有些凉的,师兄想要将手里的披风递给我,我摆摆手拒绝了,他也不再坚持。

我又不是娇生惯养的水仙花。

我是西域沙漠里长刺抗风沙干旱的一颗球。

虽说我应该长得比那颗球要好看上一些。

我同师兄乘着夜风慢慢地走,不时有手捧珍果佳肴的宫女停下来屈膝行礼。

我正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猛然听见师兄道:“好好保护自己。”

他的声音很小,尚没有风吹过耳畔的声音大,他的唇齿未动,仿佛刚才只是我的幻听。

但是我知道并不是。

我没问为什么,我的三师兄沉默少言,似乎是最与世无争的一个,但是论对我的照顾,他不比万剑阁里任何一个人来得少。

“小心国师。”他又道。

国师。

大夏朝尚神,自立国以来设天府署,由国师统领,上占天象异变,下测人伦世情,国师的地位在大夏子民的心里高过帝王也说不准。

我曾戏言,“我朝设一个国师,难不成是为了亡国之际从天上搬救兵。”

当时的万剑阁凝神院里只有我与师父两个人,那个一向恣意风流的人瞬间变了脸色,“慎言。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难得,他会提醒我自己是何身份,我以为他早就忘了。

我师父这个人,看起来不畏天不畏地,皇权富贵算个什么玩意儿,在他这里,拿过来垫在屁股底下也不为过,他可是气急了能撸袖子打皇帝的人。

竟然在提到国师的时候警告我慎言。

慎言慎言,慎什么言?难不成这国师比起大夏朝的统治者还要尊贵几分?

我当时是个什么反应呢?似乎是笑了一笑,继续忙自己手中的事情去了。

其实坊间关于国师的传言一向多,大多是是什么天人之姿,人中龙凤,长生不老。可是,这世间见过国师却没有几个——我也没有。

我见过皇室宗亲,见过满朝文武,却没有见过那位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国师。

“总会有机会见到的。”我父皇这样说。

传言中国师好静,久居天府署,摆出一副不入世的态度,却拿捏着皇室乃至国家的命运,世人难得窥其真容,上一次现身人前大概还是我父皇的登基大典。

据说当日国师一身繁复灰白色法袍,腰间系了咚咚当当的灵器,墨发未束 起,全然披散着脑后,脸上遮盖着青面獠牙的面具,遮住了面容。

“据说那是因为,国师不想暴露自己十年如一日未变的容颜。”师兄道。

“可笑。”当真可笑,传言里国师从大夏立国就未曾变过,一直都是这一位,“难道他是神仙不成。”

“神仙?”我师兄的笑里透露出几分冷意,“怕是妖魔鬼怪才对吧。”

难得见到我师兄对一个人会表现如此明显的好恶倾向,难不成是因为他厌恶鬼神之说?

我觉得有些稀奇。

“师兄,平日里也不见你有多关心家国大事,怎得对朝廷上的事物这么了解?”

万剑阁将日子过成了与世隔绝,若不是时不时师傅会与我探讨两句外界的事,我都要忘了自己也不是生来的江湖人。

三师兄道:“那是你要待的地方。”

月色打在地上,映衬着师兄一身青衫悠如远山。

“师妹,朝中不比碎玉山,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不要总是这么……嗯,单纯。”

迎着月光,我能看出他本来的口型是要说“痴傻”。

我扶住额头,多希望我师兄能把他用来练武功的时间分一半用到看书上呦。

“师兄啊,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公主,只要边关不打起仗来送我去和亲,我应该能过得不错。”

师兄停下脚步,对着我欲言又止。

我静静等待他的下一句话,他却望了望天,“不要离开太久,该回去了。

他抬步欲走,被我拉住。

我没动,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师兄,你在京中都去哪儿玩了?”

他茫然,“哪儿也没啊。”

“胡说,我都找不见你。”

“哦,”我师兄似乎想起了什么,“可能是去端山贼了吧。”

“附近多得是落草为寇之人,如今天下太平,又是京城周遭,天下脚下,实在是过分。”我师兄顿了顿,望向我,迎着月光,我几乎能看见他脸上的蔑视一扫而过,“师妹,你们京城的治安未免了太差了点吧。”

我嘴角抽搐几下,我又不曾在宫中长大,也不曾接触过朝堂事务,怎么就成了“我们京城”了?

我“哦”了一声,“我会替你转告父皇的,顺便替你讨个封赏。”

我师兄一派侠骨风范,“见不得宵小作孽罢了,封赏就算了——师妹,你的嘴怎么了?”

我摇摇头,语气真诚:“师兄谦虚了。”

在天子脚下实现自己的江湖梦?

挺有想法的。

我师兄又抬步欲走,又被我拉住。

我又想起来一件事。

他面无表情道:“师妹,我衣服料子不算好。”

我连忙松手,“师兄,我的礼物呢?”

我师兄往年送我的礼物无非是是什么木雕啊,石兔啊,全都是自己所做,不贵重,却十分精巧。

今年,我的三师兄,冷静地看了我一会儿,缓缓道:“我会在京中一直陪着你。”

听起来很感人。我掏了掏耳朵,嘴角抽搐,“所以说,你是忘记准备礼物了吧。”

忘了就直说,给自己加那么多戏,人设都崩了。

他没承认也没反驳,只是道:“真的该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迎风而行,风从我的袖子里蹿进去,有些凉。

但抵不过我的心凉。

我今年,居然没有收到三师兄的礼物!


上海二手房急售 https://sh.c21.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