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 >>列表

夭阏穆梵墨小说阅读

2021-05-04 11:58:55 字号:

夭阏穆梵墨为主角的小说叫《》,为您提供夭阏穆梵墨小说阅读,惊世独宠总裁别套路讲的是消息一出,沸腾了。这是赤裸裸的宣战。

《惊世独宠总裁别套路》精选:

消息一出,沸腾了。这是赤裸裸的宣战。

之前网上闹的再厉害,夭阏一方从没有出来正面回应过。

即便现在热度再高,事情闹久了一直没有人出来回应,一个巴掌拍不响,过了这段时间,想必也就渐渐散了,而此刻夭阏发的这条消息,除了依旧咬定之前说的温瑞出事不是意外,而是她自己对自己下手一事之外,也宣布了她正式蹚入这趟浑水!

既然蹚入这趟浑水,那么这件事情就势必会有一个结果。

看互撕总比看单方面泼妇骂街要来的让人爽快的多。

夭阏刚把消息发出去,电话便响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穆梵墨,这个男人突然找她做什么?

“下来。”她刚把电话接通,便传来穆梵墨的声音,语气让人不容置疑。

“干嘛?”她戒备的问。

她刚出门可是被人扔了一脸一身,这男人又叫她下去干嘛?

是想让她再被扔一次?

“下来!要么我上去,你自己选。”电话里已经听的出穆梵墨有点失去了耐心。

上去?她走到窗户边往下看,只见楼下一辆黑色的轿车,不用怀疑,里边坐着的肯定是穆梵墨。

下去,万一又被扔了咋办?

可是,让他上来,好像也不怎么妥当,她最近有点惹事体质,万一他兽性大发,对她下手怎么办?

下去就下去呗,如果那些人还藏在什么暗处,要是她被扔,穆梵墨肯定也难逃一劫,她想象了一下穆梵墨被扔的画面,瞬间神清气爽,心情愉快的下楼去了。

“上车!”她刚出楼道门,穆梵墨便摇下了车窗。

“有什么事情在这说就得了,我还有事,忙着呢!”

听到这话,穆梵墨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夭阏以为他是要下车跟她说事,结果,只见他下了车,便把她塞到了车里边去,一个甩手关门自己便上了车,车门下锁,动作连贯。

“你到底想干嘛!有话不能好好说,你这简直就是绑架,恐吓!”夭阏生气,奈何体力上敌不过他。

“好好说你听了么?把安全带系上。”穆梵墨见她坐座位上没动,便伸手要过来给她绑安全带,这次夭阏乖了,见他一动,自己乖乖的便把安全带给系上。

车子启动,车内安静无言。

最后是夭阏沉不住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穆总,穆大少,我们这是要去哪?”

穆梵墨偏过头看了她一眼,除了额头上有个地方略微红肿,其他地方都没有什么问题,都被扔成那样了,还好没怎么伤着,看来挺耐打。

“那地方不能住了。”

“啊?”

“你还想被扔一次?”

“你来,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她实在是不确定,看着穆梵墨的侧脸,问的小心翼翼。

这么一问,穆梵墨自己却也愣了一下,脸上线条紧绷了起来。

是啊,就只是这样。

他就只是因为看到她被扔的惨状,脑子里第一个念头便是来接她。

不,不只这样,他心里还想着那些胆敢扔她的人,他也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还记得是哪些人带头扔你的么?”穆梵墨没回答她的问题,却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场面那么混乱,我哪能记得。”

“我让方辉去查。”

“等等,你现在是在干嘛?给我出头?”

“不行?”

“不对不对,来,我们先理一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夭阏可没忘记第一次让他帮忙的时候差点被他扔出去的事情,现在却主动帮忙?阴谋,绝对有阴谋!

“被扔是我的事对吧?你不是我什么人对吧?所以你完全没有的理由需要给我出头。”她下了结论。

穆梵墨:“……”

当他爱管闲事呢?可他就是想管!

夭阏见穆梵墨没有说话,又继续了:“所以,没什么事情,咱们还是划清界线的好。”

“闭嘴!”

“哦。”

几分钟后:“那你可以送我回去了吧?”

“闭嘴!”

这个时候电话适时的响了起来,夭阏拿起一看,是陆涟。

她在穆梵墨面前挥了挥手机,让她闭嘴,接电话总可以吧。

电话刚接通,她还没说话,陆涟的声音从那边噼里啪啦的传了起来:“不是让你最近没事不要出门么?有没有伤到哪里?我马上就到了。”

“没事没事,涟姐,我现在没在屋里。”

“都这种情况了你还去哪里?”

呃,该怎么解释她现在在穆梵墨车上呢?

陆涟在那边提高了音量,透过电话,穆梵墨都可以听到她在说什么。

“她在我车上。”

“你在谁车上?”陆涟问,她明显的听到一个男声。

“穆梵墨。”夭阏弱弱的回答。

“什么?”惊呼过后那边明显安静了下来。

然后,“那你好好待在他身边,不用回来了。”陆涟交代完后迅速的便把电话挂了。

陆涟之前说的什么最好不要跟穆梵墨扯上关系已经被抛却在脑后,此一时非彼一时,现在情况特殊,穆梵墨就是最好的靠山。

夭阏:“.…..”涟姐这明显是涨他人气势,灭她的威风。原本她还威风凛凛说要划清界限,这下……

陆涟说的话穆梵墨也听到了,原本脸上紧绷的线条却也缓和了下来,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然后,无法拒绝的,夭阏再一次到了穆梵墨的住处,只是这次好一点,是清醒的。

“这段时间你暂时住在这里。”

“不是,我……”

“有什么需要跟佣人讲。”

“不对,我没有说要住在这里啊!”怎么她还没点头,住这里的事情就已经变成是板上钉钉的了。

然而,穆梵墨却把她的话当空气一般,听而不闻。

见穆梵墨根本没把她说的话放在耳朵里,她干脆站到了沙发上,跟他视线平起的一个高度:“等等!”

“你让我到这里住,相当于给我提供一个避难场所,然后你帮我处理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事情,我这么理解没错吧?”

穆梵墨点了点头。

“你问过我意见了么?”他出手帮她,那她不就欠下了人情?


青山租房信息 https://wh.c21.com.cn/zufang/qingshan/pg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