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 >>列表

简温雅翁原景目录

2022-02-10 11:38:02 字号:

《》小说主要讲述了简温雅翁原景的故事,作者是时嘉语,看呗为您提供简温雅翁原景目录以及小说的最新章节。听到声音,俞梦熙回头一看,王毅奇正站在身后盯着自己。

《总裁的多种打开方式》精选:

从简温雅那儿回来,俞梦熙反复看着刚拍的视频,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简温雅,这下你完了,就算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看来你已经录好视频了。”

听到声音,俞梦熙回头一看,王毅奇正站在身后盯着自己。

“你怎么进来的?”俞梦熙十分不解地问道。

“这个你不用管,我自有我的办法。”王毅奇不耐烦地敷衍道。

“这个简温雅还真是花容月貌,难怪我那个弟弟会为了她,跑去冒城读书。”王毅奇从俞梦熙手里夺过DV,一边看一边怪声怪气地说。

“不管翁原景有多爱简温雅,只要有了这个视频,再加上那个尘封已久的秘密,他们两个人缘分算是走到尽头了。”俞梦熙不怀好意地笑着说道。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王毅奇饶有兴趣地看着简温雅。

“当然是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过段时间,等简温雅的戏份全部杀青,她和翁原景你侬我侬的时候,你就去找袁秋婷,用丑闻威胁她,让她竭力反对翁原景和简温雅的交往。然后你再去找翁原景,确定他们的恋情遭到反对之后,把视频放给他看,顺便跟他讲一讲他妈妈的丑闻,让他好好品味品味亲情和爱情的双重背叛。”

“接着,你再以温柔贴心的知己身份及时出现在他的身边,坐收渔翁之利。”王毅奇轻轻捏着俞梦熙的下巴,邪魅一笑,“但是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我等简温雅拍完戏再去找袁秋婷?”

“你不懂,翁原景和简温雅在剧组里隐瞒恋情,平时的交流并不多。两个人心里都堵得慌,戏拍完了,可以大大方方地在一起,感情必定会增进不少。在感情的高涨期给翁原景重重一击,他肯定会瞬间崩溃。翁原景奔溃了,我们的计划不就成功了一大半了吗?”俞梦熙拨开王毅奇的捏着自己下巴的手,蔑视地看着他说道,“不攀上高峰,怎么能狠狠坠入深渊?”

“你真够狠心的,为了得到翁原景,不惜这样伤害他。”

“不这么做,你觉得我还有其他机会得到他吗?”

“你难道不怕事情暴露吗?”王毅奇问道。

“怕的话就什么也做不成了。难道你怕了?不敢跟我合作了?”俞梦熙反问道,“也难怪,毕竟他们是你的家人,而你我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你到时候反悔,也不是不可能。”

王毅奇是翁原景同母异父的弟弟,而他的生父却是翁原景父亲的表弟。他的生父当年趁翁原景爸爸出差之际,强暴了翁原景妈妈袁秋婷,十个月之后生下了王毅奇。袁秋婷是袁氏集团袁总裁的独生女儿,个人形象极其重要。为了保护翁、袁两家的名声,翁总裁只好狠下心找人将未满月的王毅奇偷偷送给乡下一户人家,收养王毅奇的这家人正是俞梦熙家。

“我怎么可能会反悔,那个老头子把我扔到乡下,袁秋婷为了翁原景和他爸,对我不管不问,我巴不得立刻剥了他们的皮。我只要拿回属于我的那份财产,其他的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怕。”

“我和你差不多,只要我能得到翁原景,我也什么都不怕。”

“你费尽心机只是为了得到翁原景?”

“你是这么认为的?当然不止是为了翁原景一个人,翁原景只有和他雄厚的家庭背景绑在一起时,才对我有致命的诱惑。”

“看来我们俩并不是一个为钱,一个为人的简单合作。”王毅奇紧紧盯着俞梦熙,眼神里带着狠意。

“你放心,属于你的东西,我一丁点儿都不会抢的。”俞梦熙一边说一边靠在王毅奇的怀里不停地抚摸着他的前胸,“毕竟你是我的哥哥,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

“我知道你不会跟我抢,相反你还会帮我对不对?”

“是啊,你这么疼我,这么爱我,我不帮你还会帮谁?”俞梦熙在王毅奇的耳边轻轻地说着,不停地咬着他的耳朵。

这般挑逗显然让王毅奇把持不住,他一把抱起俞梦熙,向床边走去。

“梦熙,我真是拿你没办法,你把我吃得死死的,我真是没法拒绝你。”

对于王毅奇的土味情话,俞梦熙没有一丝反应,在她眼中,王毅奇只是一颗棋子,他们之间只有交易,没有爱意。

王毅奇肆意玩弄着俞梦熙半裸的身体,眼神里散发出扭曲的光芒。他知道俞梦熙只是在利用自己,但他每次都抗拒不了她的身体诱惑,深深沦陷其中。

全剧戏份很快都拍完了,制片方特意安排了杀青晚宴。翁原景和几个之前离开剧组的主演也一起过来参加晚宴。

简温雅的戏份直到下午才完全结束,为了赶时间,她只能匆匆卸个妆,直接在更衣室换了一件运动衣。俞梦熙看到简温雅进到更衣室里,把跟翁原景一人一件的玉吊坠放在桌子上。俞梦熙仔细环视四周,确定无人之后,蹑手蹑脚走进去,偷走了吊坠。

换好衣服的简温雅没有注意到玉坠被偷,匆匆忙忙地离开更衣室,和杨敏若一起去参加杀青晚宴。

杀青宴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个不停,有几个女演员还抱在一起哭了起来。简温雅和杨敏若粘在一起有说有笑。翁原景则一个人在位子上,一言不发,心事重重。

俞梦熙端着酒杯走到翁原景面前,十分关切地问道。“原景,你怎么了,不开心吗?”

“没什么,我刚刚只是走神了。”翁原景极力掩饰自己的失落,他不想告诉一个不相关的人,自己因为入戏太深导致心情低落。

“我看得出来你有心事,可以说出来,让大家给你分分忧。”

“不用了,我没什么心事,只是最近在写小说,有些疲惫,没什么大不了的。”翁原景用简单的言语敷衍着她。

“那我敬你一杯吧,算是感谢你在剧组里对我的照顾,不嫌弃我笨,耐心地指导我。”俞梦熙举着酒杯对翁原景说道。

“不用谢,你是一个好演员,一个有潜力的好演员。”翁原景端起桌上的酒杯,象征性地举向俞梦熙,一饮而尽。


拉波尔特 https://www.bxmrt.net/fcxx/40536077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