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趣闻趣事 >>列表

未知疾病引起的严重人格转变

2022-04-29 19:37:48 字号:

病患是一位十九岁的女大学生,由父亲带来就诊。其父由于女儿的人格转变状况而深感忧心。病患入院时健康状况良好。过去病史值得注意的部份是病患在十二岁时尾椎骨曾骨折

并已完全治癒。患者在面谈时表现出警觉,条理分明,有协调性以及高度合作等特征;然而与其会谈的神经精神病医师几乎是马上就注意到病患会问一些不太寻常的问题,例如:"你用什么姿势睡觉?" 以及"你的房子有机层楼?"

病患的父亲提供了病患更详尽的人格转变信息;但要求在女儿不在场的情形下进行私下访谈。病患的父亲非常焦虑并说从两个月前病患自其(译注:父亲)所称之"严重胃病病毒感染"(症状包况恶心,呕吐,下泻,出汗以及晕眩)康复后便出现人格转变的

现象。他注意到某次病患周末返家时似乎对家里非常不熟悉并且不断地开关厨柜门,抽屉和衣柜;当问到病患在做什么时,病患回答:"我正在找我留在这里的东西。"病患的父亲同时也注意到病患话说及声音的转变;他描述病患一般的声音听起来是"活泼的"(bubbly) 然而其现在的声音听起来则非常疏远,正式,冷淡以及"的"(creepy)。

而在该次病患周末返家结束后,他发现女儿把一些家庭合照从相框拿出来并把她自己的脸部剪下并移除;而当病患的母亲打扫病患房间时在床头柜上发现上百张写满无意义话语的纸张,五张人体解剖学海报(患者过去从未对医学有任何兴趣)以及从毯子下发现非常大量的涂奶油刀(家里原来没有这些涂奶油刀)。当他打电话讯问病患时,她不相信并坚持父亲一定是在开玩笑。

病患父亲最挂念的事是女儿无预警的结束其与女友七年的感情。他说病患和她女友自小学起就非常亲近并且至少在高中初期就在一起了。她们甚至为了可以住在一起而上同所大学;然而大约在病患开始出现人格转变的两周之后,病患的女友便非常沮丧的打电话给病患父亲抱怨病患对其言语攻击并开始在她(女友)的房间张贴各种写实及色情(包括粪便色情图(scatological pornography),血腥色情图片(gorepornography,这两类应该都是猎奇类。

但是不知道是否有专有翻译,所以只好直译)以及非常写实的意外事故照片)当女友质问女儿关于言语攻击及色情图片的事时,病患却告诉女友(根据父亲口述):"切掉你的乳头并把你的阴蒂缝起来,因为再也没有人会想要碰你!"这件事导致病患女友开始有自杀倾向,但是病患却宣称是女友在撒谎;因其女友曾被诊断出有第二型躁郁症以及长期精神方面的问题和轻度的犯罪行为;因此在这件事上是认为过错在于女友而非病患。

在第一次会谈之后的会谈对象均是与病患关系亲密的人;然而其前女友(译注:即上段提及之女友)拒绝访谈;病患父亲说病患现在有一新女友,然而他从未见过因此无法提供任何连络信息;他说病患几乎绝口不谈这位新女友。

病患的妹妹,病患在大学书店工作的一位朋友,以及病患的数位家庭朋友接受了会谈且不约而同的提及病患令人担忧的人格转变状况。

在病患与其第二位神经精神病医师会谈过程中,病患被发现有情感迟顿,同理心和洞察力减退,怪异行为以及疑似及妄想等现象;病患在访谈时被听到在说:"快一点!我正在上升,你在浪费我的时间!";在某次会谈中,其神经精神病医师假装因为肚子饿而离开房间去买糖果棒(这是其标淮评估过程中稍微不依循惯例的部份)。他分给病患半条;病患拿走她的部份,撕开糖果棒并检查内部大约有60秒。当神经精神病医师问她正在做什么时,她说:"这里面真的很奇怪"

当问及病患嗜好时,病患说她很喜欢文字游戏,尤其是填字游戏(这并非新闻,据其父亲所言,病患一直对语言很有兴趣且过去主修哲学。)我们提供病患一本字谜书,一本拍纸簿以及一支铅笔;在访谈过程中,病患的认知功能显示是完好的-而事实上,她的神经精神病医师也认为她非常聪明。

这点也在第三天病患宣称完成所有字谜及用完所有拍纸簿的纸得到证实。纸张虽然找不到,但是神经精神病医师检查了字谜书并发现所有谜题确实都被解出且没有任何错误。尽管如此,我们观察到非常显著的书写障碍:病患的字迹稜稜角角的十分笨拙并且连在一起;如果跟其发病前的字迹相比,字母都以不寻常的方式扭曲在一起(字母有时会连在一起,而字母A, d, R和K的直线部份则是极端的长)。我们也同时注意到在字谜书的后面几页,病患开始画起毒蛇和复杂的几何图样。

由于书写障碍和人格转变的状况,所以我们推测病患有脑部病变并做了头部磁振造影(MRI),却只显示出病患在丘脑部位有微弱且呈泡状分佈的T1信号.。没有证据有水肿的迹象;病灶并不像是肿瘤,脓疮或是脑部外伤;虽然不能完全排除局部出血的可能性,但是看起来应该不太可能。虽然在丘脑部位出现髓鞘脱失病变的状况十分罕见,但是考虑到病灶的形状,我们仍将其列入考虑之中。但是在对病患施以高分辨率钆增强动态磁振造影(gadolinium-enhanced MRI)却显示出病灶并无白质且在脑脊髓液中亦无寡克隆带的现象。

部份证据显示丘脑部位的病灶会影响大脑的执行功能,但是我们判断在病患的案例中这并不太可能是其人格转变的原因;除此之外,在对病患的检查之中并没有证据支持病患的丘脑功能失衡:记忆和大脑执行功能完好如初且无知觉功能缺失的现象。在经过多次讨论并考虑到精神问题的可能性,我们遂将病患转入精神病房。在病患转入精神病房后,其寝具全部被移除并消毒(此为标淮程序),因此在床垫与床架间发现大约有30张拍纸簿的纸。这些纸张上画有大量且複杂类似图表或甚至可能是数学图形。

这些图形的部份有标记,然多数标记是密码形式或是胡言乱语;少量的数字是以俄文书写,病患在高中时期曾学过俄文。这些图形无法被破译;我们同时也注意到这些图案之间是以字谜书上病患所画毒蛇和几何图案所区隔。

病患在精神病房中很不受欢迎,特别是在越接近常人的患者之间,尤其是受偏执症所苦的病人。许多病人提及她时都形容她非常会操控人,狡猾,好管闲事,甚至是"邪恶"(邪恶一词出自多数无妄想症状的病人)。

第九天,亦即病患转入精神病房五天后,一位因思觉失调狂躁引起多项严重症状被诊断需住院且需监禁和注射镇静剂的第一型躁郁症患者在注射镇静剂后,抱怨病患(他不断指称病患为"那个贱人")偷走了他的药(丙戊酸,valproic acid),并且告诉他没有人会相信他,因为他是躁郁症患者(他指称病患数次精确的使用了"躁郁症"这个词)。尽管病患不断抗议,我们仍然搜查了她的房间;并在其床头柜的抽屉后面找到开给躁郁症患者相同厂牌和剂量的五片丙戊酸。病患因此被转到监护病房。

在病患转入监护病房后,她的治疗师以及团体治疗主持人形容她十分"合群","健谈","聪明"以及"很有帮助性"。团体治疗主持人说病患看起来不像是有病的样子;然而其他病人(主要是受困于精神病所引起的沮丧或是精神失调的病人)很不喜欢她。因为缺乏明确的诊断所以病患最后从团体治疗的名单中移除。在第10天到第20天之间发生了许多事,最值得注意的事情详列如下:

第10天:病患试图说服一有偏执症状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将其脾脏给病患。

第12天:在公共休息室的椅背上画恐怖的图案因而导致数位精神病患的病情加剧。

第13天:病患用垃圾袋破片做成的小袋子收集自己的尿液。

第15天:试图以"光荣的理想"为号召"招募"同伙,然而她并未向医护人员或是其他病患阐明何为"光荣的理想"。

第17天:发现并泄露医护人员的私人信息。例如病患有一次发现一男性护理员私底下是同性恋;她把这项发现告诉她的同伙患者,并且指控该男性护理员性侵他的病人。该护理员否认这项指控;同时也没有任何证据可证明性侵。

第18天:打电话给其他患者和医护人员的朋友及家属。这些电话不是威胁要不就是涉及个人隐私方面的问题。而当她打电话的权利被禁止后,她仍然从其他病人处拿到违规的手机并持续打这些骚扰电话直到手机被没收为止。

第19天:试图经由与数位偏执症状的精神分裂症患者讲述怪物,寄生虫,蠕虫,毒蛇,恶魔,外星人和心灵控制等加重他们的病情。

第20天:试图组织一团体来支持她所谓的"新女皇"(The New Queen)。病患并没有以"新女皇"自居,但是却多样化的指称自己为"王妃"(the Queen'sConsort),"新世界的女伯爵"(the Countess of the New World)以及"负卵者"(the bearer of the spawn)。

第21天:病患不知以何种方式逃离监护病房。她搭电梯到内科病房然后进到一植物人的私人病房并且偷走了钱和衣物等,随后她丢弃了自己的病袍。她用医院电话打外线(我们并不清楚她是如何学会用医院电话打外线的,因为多数的医院电话线路是有安全防范措施的)。

之后病患到地下室并试图进入停尸间,就在这时她被上班的医护人员和医院警卫逮捕。当问及她在做什么时,她说:"这不重要,我也不会在这里待很久"。病患的这番陈述并不像是有自杀的意图;反而像是试图逃离医院。由于病患被认为是对公众的可能威胁,因此她被监禁起来并施打氟?啶醇(haloperidol)以镇静病患。(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字显示不出来该字为派将水字旁换成口字旁)

第25天:一个女人宣称是病患的女友并开始询问有关病患的事。病患的父亲确认该女的名字为病患的新女友。新女友要求要见病患,但在被告知病患因病情太严重而无法会客后就变得十分生气并且怪罪院方。该女在当日稍晚因试图贿赂精神病护理员以求进入监护病房而遭逮补。而逮补过程中,她威胁了多位医院工作人员。

与此同时,病患的病仍无法被清楚诊断是何种疾病;但是我们怀疑病患同时有思觉失调(psychosis)及精神病态(psychopathy)的状况。第28天,病患在被护送至监护病房的休息室以进行监控活动的途中绊到并跌倒;之后没多久,病患开始抱怨腹痛的情形。

然而病患的护理员非常不相信病患并怀疑病患在装病或是试图以此操控他(译注:护理员)。在监控活动中病患被注意到不寻常的安静及不活跃;而当病患被护送回自己的房间时,她崩溃了并且抱怨非常严重的腹痛。病患有大量出汗,脸色苍白,短暂呕吐以及严重水泻的状况,其水泻呈黑色。

病患的水泻间歇性的持续了两个小时,之后病患出现低血压和脱水的情形因此被安置于内科病房里的监护房。病患在经由静脉注射电解质,晶体输液和营养液后情况好转。抽血检验显示其肝?升高(不知道为何?字也无法显示,该字为酉字旁加上每天的每);肝脏有肿大的情形,超音波检验显示有球状非硬化肝炎的迹象;在右肝叶的右半部一个非常大的囊肿大到几乎消灭掉该部位,且在右肝叶肝叶尾的部份上层表面有数个硬块。

当病患情况稳定下来后,我们对其做了腹部磁振造影(abdominal MRI),结果显示在右肝叶有一14 x 19 x 12公分的囊肿,囊肿外观看起来与棘球条虫所引起的感染(Echinococcustapeworm infections)相似。硬块是由纤维组织所形成的带状组织物与右肝叶相连且非恶性。由于考虑到囊肿大小以及其破裂后的可能反应,因此我们并未对病患施以肝脏切片检查。

第30天:对病患施以剖腹探查术(exploratory laparotomy),结果显示肝肿大和水肿,数个良性小囊肿集中在胆囊和胆管表面,而最大的囊肿和六个白色类球状硬块则在右肝叶和肝尾叶的上层表面。硬块看起来是某种柔软的非癌状组织。它们的大小从3公分至6公分不等且以一条坚固的白色带状连结组织以项鍊的形式串连起来。这条带状组织是从最大囊肿的邻侧开始延伸,经过硬块至肝尾叶并在该处穿过主动脉与后大静脉之间然后分枝成五段并黏附在第三,第四,第五和第六胸椎骨以及腹腔神经丛。剖腹探查被迫提早中止,原因是病患出现严重的心博徐缓现象(15 bpm,不包含逸博性心律)。

心博徐缓最终自动消除,但是我们认为继续剖腹探查过于危险而中止该手术。硬块和带状连接组织的不寻常特征让我们想到先前所做的磁振造影。藉由剖腹探查为指引,我们因此可以调查并追踪带状组织自肝脏囊肿的起源,穿过硬块,腹腔至胸椎骨;而在胸椎骨处,我们发现带状组织已经渗透进脊椎骨并且非常有可能渗透进脑膜。在带状组织与胸椎脊的黏附处之上都观察到扩散性肿大及弱T1信号。

在剖腹探查之后,病人变得极端不友善且好斗,因此必需再度被监禁。我们注意到病患说:"你们不能把它从我这拿走!",这表示病患对于囊肿的存在有某种程度的认知。她同时也对工作人员作出人身威胁也知知道他们的个人信息,包括多位护士和医生的地址。当一位精神病护理员被叫来帮忙监禁她并替她施打氟.啶醇(前面有提及)时,病患对护理员说:"你已经死了!你们不过是孵卵器罢了!你们全都是!等着吧!你们会知道的!"

我们再次考虑以手术摘除囊肿;我们对病患再度做了一次高解析且多频率的超音波检查以决定囊肿的稳定程度并注意到在囊肿的右侧有一小块松动的膜。这代表著囊肿的破裂并且可能是引起病患肝炎的原因。超音波检查同时也显示在囊肿内部有一十分大的虫状有机体。此有机体不但会动及充满活力而且似乎是附着在囊肿壁上带状组织起始处的凹折部位。我们考虑了许多可能性:包括畸胎瘤,条虫感染,迴虫病以及胎内胎。

然而考虑到在我们医院里多起不寻常的寄生虫病例,我们也不排除有可能是未知有机体所引起的寄生虫病。由于关系到神经系统,所以我们对于带状组织和胸脊骨的黏附处上的脊髓做了切片检查。

第33天:病人再次出现严重的心博徐缓现象(20 bpm,包含室性逸博),由于考虑到心脏应激(译注:通常表现为左心室的一块心肌突然变薄,被血液冲击得像气球一样鼓起来,因像章鱼的头部;所以通常称为心肌气球样变或是章鱼冠心脏病)的情况,我们并未对病患施用腺票呤核?(adenosine,同前几段无法显示的情况,?处的字为甘上加草头)并将经皮起博(transcutaneous pacing)初始设定在60 bpm。心室徐缓现象在没有更进一步的外力干涉下30分钟后消除。

病患被排定要做心脏检查,然而在心脏检查的淮备作业中,负责照顾病患的护士进入她房间发现病患不见了。病患偷了大量的医疗设备,包括:静脉导管和点滴袋,心电图和心电图导程线,经皮起博装置,大量的皮下注射器,数瓶注射药品(肾上腺素

(epinephrine)和腺票呤核?(adenosine)),一个听诊器,两个便盆,三个福氏导尿管和一个集尿袋(真会偷。。。还有便盆两个耶,她要怎么带出去啊)。病患在她床附近的

墙上画了一条眼镜蛇及有装饰花边的旗帜;旗帜上写着:"你们阻止不了她。别想尝试否则你们会永远后悔。"当我们检视监视器影像时,确实看到病患画图并偷走医疗设备。几分钟后病患被目击穿著一般服装出现在她新女友的公司。病患是在一楼实验室的走道被发现的,我们确信她不是经由垃圾场要不就是从卸货平台逃走的。我们已经通报警方有关病患的逃脱,她的窃盗行为以及她的精神状况。在写这则纪录的同时,病患仍未被逮捕。

病患的脊椎切片组织不管是整体而言或是在显微镜下的检视都很不正常。整体而言,有很大一块白色色变区域自脊髓切片组织前端表面延伸至前部角质距脊髓蛋白质前部表面四分之三处。此色变区域在右侧更为大片且显著。就微观而言:这个区域包含了大量的丝状组织,分枝细胞;看起来像是真菌菌丝。这些丝状组织和细胞与脊髓轴突紧密的纠缠在一起并在脊髓神经元多处形成丛状泡囊。然而脑脊髓液的培养,脊髓组织和脊髓组织的均质液都无法在所有的培养基中培养。值得注意的是,真菌菌丝呈现出被封进脂肪物质的状态(可能是来自于病患的原生髓磷脂)。

很不幸的是,实验室的冷藏室因为帮浦故障之故,脊髓切片组织和其他上百件的样本都没有保存下来。病患的疾病至今仍无法辨识。


办案区软包 fxd123456.51sole.com